堕胎权漫谈(作者林垚)

今年堕胎权之争最重头的戏码,无疑是最高法院六月份即将宣判的关于德克萨斯州反堕胎法的Whole Woman’s Health v. Hellerstedt一案。不过在万众瞩目翘首以待这一判决的同时,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斗争在上演。5月20日,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州长Mary Fallin否决了州议会刚刚通过的一项反堕胎法案。根据该法案的规定,如果施行堕胎手术并非拯救孕妇生命的绝对必要手段,则施行该手术的医生将会被判处重罪(felony),面临三年有期徒刑并吊销行医执照。


Fallin并不是堕胎权的支持者。恰恰相反,她是一位坚定的反堕胎权派:


In 2008, as...

 

打破米其林天花板的女厨师

作者:默识先生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2226056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2007年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出品的电影《料理鼠王》,相信不少美食爱好者都看过。为了动画片中后厨工作的细节,皮克斯对数家知名餐厅的厨房进行了调研,真可谓业界良心。借片中的女厨师Colette Tatou之口,电影揭示了一条在欧美厨房体系里普遍存在的现象:

“你在这间厨房见到几个女人?只有我。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因为高级料理是一个由愚蠢的老男人建立的陈旧阶级制度,它的规则根本让女性难以立足。但我还是站在这里了,为什么呢?...
 

靶子别打错,女利主义来自女性全面焦虑

作者 | 观尔


本文首发“端”传媒,作者授权转发。


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博士生孙金昱发文在端传媒的《女权主义如何面对社会底层的性别歧视?》指出,现在有的女权主义者把底层视为敌人和病症,对“凤凰男”、“屌丝”充满歧视。这样下去,女权的主张将会不可避免地走向自我矛盾。


此文文首举例了体操运动员商春松对原生家庭的供养,被女权主义者怒斥重男轻女;病逝的演员徐婷被认为是被原生家庭压榨到无力透气的女儿两个事例,来提醒大家,家庭中男女平等的女权呼声有着走向歧视底层的巨大危险,甚至来自底层的女性也不能幸免被视为帮凶或主谋。


我同意《女》文中关于贫穷让性别不平...

 

评论女权的正确打开方式—驳《女权主义如何面对社会底层的性别歧视》

作者: 老晴表妹


“你不能要求女权为所有平权问题开出药方。”


 “端”传媒近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女權主義如何面對社會底層的性別歧視?》,作者是伦敦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孙金昱。文章振聋发聩地说:“只針對個體做嚴厲批判,將底層視為敵人和病症,女權的主張將會不可避免地走向自我矛盾”。


其文凿凿,其声嘈嘈,让我这个多年活跃网上、自认为的女权主义者,不由重视起来。但读完全文,却觉得文章存在不少问题,于是在微博上转发兼简单批评了一下。作者后来诚意发来私信切磋,我觉得私信讨论不清楚,有必要撰文商榷。希望这样的讨论能为女权运动和广义社会运动的观察者、参与者,带来...

 

北京折叠

jessica-hjf:

   

(1)


清晨4:50,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步行街上挤满了刚刚下班的人。拥挤......

 
/ 转载自:jessica-hjf

奥巴马:“女权主义者长我这样”

(男性)作为配偶、伴侣和男朋友,应该努力地、有意识地去创造真正平等的关系。

编按: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日在女性杂志Glamour中发表了一篇文章,向世人宣告自己是一名女权主义者,“我想我已经深刻意识到女性所面对的独特挑战,而正是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塑造了我的女权主义意识。”文章中奥巴马竭力主张男性不仅要反对公开的性别歧视,也要致力于改变人们日常对女性的态度。

成为总统会面临着方方面面的困难,但也有一些额外的好处。比如可以会见全国各地非凡卓越的人,拥有一个可以改变国家发展的办公室和享有空军一号专机。但这份工作所带给我最意想不到的礼物是商店里买不到的。多年来,我的生活被长距离的通勤消磨——从我的家芝加...

 

Black Lives Matter

Law Professor's Response to Black Lives Matter Shirt Complaint


A first year law school student wrote a complaint about her professor having worn a Black Lives Matter T-shirt during class. The professor’s response is priceless.


Scans of the original letters were uploaded to the internet as...

 

生育是一种「义务劳动」吗?对此做出回报正常吗?

生育可以看成是一种耗时十个月的高风险“劳动”吗?就和做家务一样,属于不在市场上交换价值的劳动。劳动要讲报酬,无报酬的劳动就是义务劳动(有答主提醒是劳役)。————————————————————————————————

那因为女性生育上付出的时间代价、机会成本、职场阻碍,男性在精神方面爱女性,感恩女性,珍惜她,这样的做法法应不应该?

男性要在照顾孩子上比女性多花时间,多投入精力,这样的做法应不应该?

————————————————————————————————————————————

那因为女性生育付出的,男性在经济方面补贴女性这样的做法应不应该?这种想法是“卖逼”“物化”“现实”...

 

只会叫女性“注意安全”的男性,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每当有女性遭遇暴力的事件发生,总有男性和男性主导的权力代表出来叫女性出门小心。当然每次他们都会遭遇一些女性的抗议,而这些人总是很委屈——我叫你们小心是为你们好,有错吗?


事实上,这些人只是不知道,生为女性,我们本身的不安全感有多么严重。


前几天Reddit上有一个严肃讨论帖,我特别喜欢,题目是:女性网友们,身为女人有什么无比艰难的事你们希望男人能了解?


其中回答包括了对外貌的苛刻要求,来大姨妈时的不便,对家庭的额外责任等等。还有下面这条:


“在正常的地方独自行走、骑车、爬山或者宿营让我特别紧张,而男生大概都不会多想一秒。”(https:/...

 

人权与女权(梁启超)

    诸君看见我这题目,一定说梁某不通:女也是人,说人权自然连女权包在里头,为

什么把人权和女权对举呢?哈哈!

    不通诚然是不通,但这不通题目,并非我梁某人杜撰出来。社会现状本来就是这样

的不通,我不过照实说,而且想把不通的弄通罢了。

    我要出一个问题考诸君一考:“什么叫做人?”诸君听见我这话,一定又要说:

“梁某只怕疯了!这问题有什么难解?

    凡天地间‘圆颅方趾横目睿心’的动物自然都是人。”哈哈!...


 

是我的错,我向女权道歉

陈野亮 · 1 天前

为了避免被误解,我还是解释一下。


1.这本来是篇自省性质的文章,我没想到会被这么多人看到。


2.因为是自省性质的,所以没说太清楚。为了避免被误解,我还是解释一下吧。


我一年前的回答的逻辑是:在犯罪不可完全控制的情况下,女性不要单独做某事是避免侵害最实用的方法,警察和媒体是出于实用考虑才会进行这样的总结,这与侵害女权无关。警察也经常提醒小孩子不要单独晚上外出,这并不涉及歧视。


很合理吧?正是因为看起来合理,所以我直到今天才发现我完完全全的错了!


第一,我认为「女性不要单独外出」是实用的,但是错了,根本不实用!


我...

 

CIELOの荿尛筬:

My God, Who Wouldn't Want A Wife ?

朱迪•西斐斯

我属于人们称为妻子的那一类人,我是一个妻子。而且,并非偶然,我还是一个母亲。

不久前,我的一位新近离了婚的男性朋友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曾经有过一个妻子,当然,孩子跟了他的前妻,他正在为自己重新物色一个妻子。一天傍晚熨衣服时,我想到了他。我突然萌发了我自己也要找一个妻子的念头。我为什么希望有个妻子呢?
我要重返校园,接受教育,以便能够经济独立,自食其力,必要时还能养活那些赖我为生的人。我要找一个有一份工作并愿意送我上学的妻子;在我上学期间我希望有一个能照顾孩子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够随时注意与孩子的或者牙医取得联系的妻子,而且,她还得随时与我自己的或者牙医保持联系;我希望有一个能够保证孩子饮食得当、衣着整洁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够替孩子缝补清洗衣服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辅导孩子功课,安排其学业,保证他(她)与同学们有足够的社交时间并能带他们逛公园、动物园等的妻子;我需要一个当孩子需要特别照护时,能挤出时间陪伴其左右的妻子。因为我在学校的功课自然是耽误不得的,我的妻子需得有个妥善的安排,上下班要迟到早退,但又不能丢了工作,这意味着我妻子的收入有时会被扣掉些许,不过我想这一点我还是能够容忍的。不用说,我妻子上班时会把花钱找人看孩子的事安排好的。

我希望有一个能照料我身体需要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够保持房间整洁的妻子。一个孩子们在前面乱丢乱扔她在后面拾掇,我在前面乱丢乱扔她也在后面拾掇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够把我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整整、缝补得完完好好,必要时还能够替我添置新衣服的妻子,而且还要保证把我的个人用品放在适当的地方,以便需要时随时都能找到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替我做饭而且烹调技术还很不错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会计划菜谱、采购必备食品、做好饭菜、笑脸侍应,然后我去学习时能够洗碗刷锅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我生病时能关心我,而且对我的病痛和耽误的学习有同情心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够随全家一起度假的妻子,这样当我需要休息和转移地方时,有人能继续照料我和孩子。

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妻子,她不会喋喋不休地抱怨做妻子的义务来烦扰我。可当我感到需要解释我在学习中遇到难点时,我希望她能洗耳恭听。我希望有一个在我写完论文之后能替我打字的妻子。

我希望有一个对我的社交生活关照入微的妻子。当我和妻子应朋友之邀外出时,我希望有一个能对一切作出保姆般安排的妻子。当我在学校遇到喜欢的人想要款待时,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妻子,她会把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会烧出一桌特别的美味佳肴,款待我和我的朋友们,当我们谈到彼此感兴趣的事情时她不会打断我们的雅兴。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妻子,在我的客人们到来之前,为了不让孩子们打搅我们,她已经妥为安排,让孩子们吃过饭准备睡觉了。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妻子,她能照料好客人的一应需求,使他们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她要确保他们有烟缸可用,能为他们送上餐前小吃,为他们添饭加菜,必要时还要替他们把酒杯斟满,还要按照客人的口味给他们冲咖啡。而且我希望有一个能理解我有时需要独自外宿不归的妻子。

我希望有一个对我的性要求反映敏感的妻子,一个当我有性要求时充满激情如饥似渴地与我做爱的妻子,一个能确实能让我得到满足的妻子。当然,我也希望有一个在我没有兴致时不主动提出性要求的妻子。我希望有一个能负起计划生育全部责任的妻子,因为我不想要更多的孩子了。我希望有一个对我性专一的妻子,这样我就不会因为争风吃醋而影响学业了。我还希望有这样一个妻子,她对我在性需求方面可能不会老老实实地严格遵守一夫一妻制能够表示理解。毕竟,我必须能够与尽可能多的人保持关系。

如果我偶然碰上一个比我现在的妻子更适合做妻子的人,我希望有休掉现在的妻子、重新另娶一个的自由。自然,我向往过一种新鲜的生活:我的妻子将抚养孩子,对他们全权负责。这样,我就可以无牵无挂。

当我完成学业找到一份工作后,我希望我的妻子辞掉工作留在家里,以便能够更全心全意得尽到做妻子的本分。

我的天啊,谁不想要一个妻子呢?

 
 

蜂蜜与烟灰:


有人——特别是政府——能对此做出相对客观的衡量标准吗?如果政府准备禁止以上一种现象,政府就必须一视同仁地全部禁止。如果政府不准备禁止其中一种,政府就必须毫无例外地一概不禁。 

如果女权主义者可以禁止她们认为有害的材料,那么道德主流派当然也应该禁止他们认为有害的材料。这个社会想要相安无事,除了二者择一别无他路:要么大家都对自己感到有危害的东西做些容忍退让,以换取一个多样化的社会,或是生活在那种只允许没有人感到有危害的东西存在的单一社会中。




《最好的辩护》

 

理解妇女遭受的多重压迫——马克思主义与妇女解放

【编者按】既然马克思主义帮助我们理解了资本主义对人的压迫机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阶级关系,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单独谈妇女所面临的压迫呢?正是因为资本主义与父权制形成了一种复杂的共谋关系,妇女面临的压迫是更加多重的。家庭和工作,便是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分析妇女面临压迫的范畴。依赖家庭和工作中的性别分工和父权意识形态,资本主义得以对妇女的身体、劳动和性进行超额的剥削。而这部分的超额剥削,便是资本主义得以维持的关键之一。



1马克思主义与妇女

和先前的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一样,资本主义将女性定位为“天生弱势”。为此辩解的言论有很多,诸如圣经中的故事:作为添加物的女人之所以被创造出来,仅仅是因为...

 
© 浮気者 | Powered by LOFTER